首頁 > 工作集錦 > 黨風政風

涼山州:“蒼蠅”叮上糊涂賬,扶貧“一卡通”成“一卡痛”

發布時間:2019-10-21 15:27:26 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 字體大小: 分享至:

2018年2月1日,夜色下邛海畔,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法紀教育中心內,原喜德縣民政局救災救濟股股長程鵬菲,面對辦案人員,內心翻江倒海。

因涉嫌嚴重違紀,程鵬菲被涼山州紀委監委立案調查。他這雙伸向扶貧領域的貪腐之手,不僅撂倒了自己,還牽出一場涉及200多萬張惠農“一卡通”的亂象。?

惠農扶貧“一卡通”之痛

時間回溯到2015年12月。

大涼山腹地的喜德縣,按照涼山州民政局的相關政策,向全縣農牧民特困群眾發放兩年的生活救助金,程鵬菲負責匯總發放對象的花名冊。

此前,他因幫初戀女友償還債務,陷入嚴重的財務危機。在單位司機鄭貴林的慫恿下,通過“借用”他人身份證和銀行卡信息,以一戶多人的形式,將信息多次復制粘貼到24個鄉鎮資料中。在沒有核實對象的情況下,喜德縣農商銀行按照這份“水分”極大的花名冊發放了救助金。

2018年1月,涼山在全州范圍內開展扶貧資金大檢查,程鵬菲東窗事發。督察組發現,喜德縣農商銀行發放生活救助金的“一卡通”,有些情況很不正常——有的賬戶一次性進賬上萬元,有的賬戶則多次重復進賬。還有一戶農戶有幾十人進賬,同時存在非本人領取、卡被他人頻繁借用等問題。

隨后,督察組將相關問題移送州紀委監委。經徹查發現,短短一年時間,程鵬菲、鄭貴林二人共計虛報611戶4517人,套取資金208萬元。

200多萬元財政資金“跑路”,小小股長有如此巨大“能量”,讓紀委辦案人員感到震驚。

2018年2月12日,程鵬菲、鄭貴林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。同年3月,喜德縣民政局局長、紀檢組長因監督把關不力、工作失職失責被喜德縣紀委立案審查。

“錢來得太容易了,動動手指就可以,我自己也沒有想到。”接受調查時,程鵬菲說。

問題到底出在哪里?

作為全國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地區,涼山州向群眾發放的惠農補貼資金量大類雜:高寒山區農牧民補貼、特殊困境兒童救助金、耕地地力保護補貼、農機補貼……

? ? ? ?對于久居深山中的百姓來說,這些品類繁多的補貼如同“天書”,根本搞不清哪個該享受,能享受多少。

去年4月,越西縣一戶貧困戶家11張來自多家銀行的“一卡通”,農戶卻說不清其中的補貼項目。

群眾手里是本“糊涂賬”,自然有人打起“小算盤”。

以農機補貼為例,本來是國家對購置農業機械的普惠性政策,但由于許多群眾對政策不了解,便淪為了“蒼蠅”眼里的“肥肉”。

2018年,涼山州紀委對農機補貼進行集中清查,發現全州17個縣市,均存在被套取的問題。僅在甘洛縣,農機經銷商與州農牧局農機管理站工作人員勾結,通過簽訂虛假合同、制作虛假驗收資料、買通驗收人員等手段,套取補貼1800余萬元。

在雷波縣溪洛米鄉,鄉長馮瑩盈則將手伸向了特殊困難兒童補助,5年共截留82萬余元。

除了“碩鼠”,還有“蛀蟲”。

雷波縣爛壩子鄉爛壩子村計生專干羅戈立門,兩次從群眾“一卡通”中“克扣”惠民資金共5890元私用,會東縣鐵柳鎮三村原村黨支部書記李加林代群眾保管存折,截留低保資金10296元私用……

當前,國家各項惠民惠農補貼,基本通過“一卡通”發放。以涼山為例,2017年各項惠民惠農補貼資金達96億元,共61項,分屬于十多個部門。

然而,財政部門依據各職能部門上報情況撥款后,便無法掌握資金最終去向,職能部門各有各的發放渠道,監管的力度不一。

“鄉村組干部在貧困戶的審核上,不公開不公示,任性而為;民政局在業務程序、資金監管、人員管理上漏洞百出,失責而為;整個資金撥付程序簡單粗暴,隨性而為;貧困群眾手握‘一卡通’但信息不清,迷惘而為……問題頻頻、環環失控最終導致巨額扶貧資金流失。”時任涼山州紀委書記張力如此分析。

張力曾在一次下鄉調研時發現,一名村干部褲兜里揣著幾十張“一卡通”,稱是為群眾代管。

“小卡片承載著扶貧政策的落實,由于缺乏監管,為腐敗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機。”他說。

1571644349619697.png

2018年6月26日,甘洛縣紀委常委木果爾鐵帶隊深入團結鄉中波洛村逐一核對“一卡通”發放到位情況受訪者供圖


亂象逼出“清卡行動”

“今天各部門都發言,每個人都談談‘一卡通’實施以來出現的問題,還有你們的建議和對策,只談問題不說成績!”

2018年3月27日,張力召集農業、林業、財政、發改、民政、審計、銀行等州級相關部門和機構負責人以及部分基層鄉鎮干部進行座談,針對“一卡通”上頻發的問題,商議對策。

座談會上,各部門負責人暢所欲言——

“‘一卡通’確實方便了群眾,但邊遠地區一些農民不識字更不會使用,把卡交由村組干部保管,這一管就容易出問題。”

“目前全州涉及18大類、50余小類強農惠農補貼,農戶手里的卡少則兩三張,多則十多張,來自多家銀行,確實不好監管。”

“有的地方公開公示走形式,群眾對自己有哪些補貼、補貼多少,心中揣著本糊涂賬;少數基層干部渾水摸魚,把群眾的卡捏在手中違法亂紀;一些部門和銀行當甩手掌柜,補貼一撥了之、打卡了事,不監督、不核實……”

州紀委監委立即匯總意見,提出對全州“一卡通”進行集中摸底清查建議,并第一時間向州委做了匯報。

當年4月20日,涼山州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聯合財政、審計等相關職能部門,針對全州17縣市的強農惠農財政補貼“一卡通”辦理使用情況開展再監督,全面啟動了為期5個月的“清卡行動”。

張力說,集中開展“清卡行動”是問題所迫、形勢所逼,是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的要求,更是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的現實需要。

第一步就是“清卡”。圍繞全州200多萬張“一卡通”在哪里、每戶群眾有幾張卡、如何保管使用、有無交基層干部代管這四個問題進行清查,按照“一戶一卡、卡隨人走、收支清楚、使用安全”的原則,對扣留“一卡通”、村組干部保管代管、拖延發放、資金滯留等問題進行嚴肅處理。

第二步是“清種類”。圍繞補貼有哪些、該享受哪些補貼、具體標準是多少、有沒有違規享受這四個問題摸底清查,嚴肅處理分配安排、審核審批中優親厚友、吃拿卡要、濫用職權、以權謀私等問題。要求扶貧資金分配結果一律公開,鄉、村兩級扶貧項目安排和資金使用情況一律公告公示。州紀委向全州1118個村發放圖文并茂、彝漢雙語的《告村民書》海報,公布舉報方式,要求張貼在村委會公示欄,鼓勵群眾監督。

第三步“清資金”。圍繞錢在哪里、補貼資金是否全部發放、未發資金在哪里、是否存在違紀違規這四個問題排查,嚴肅處理貪污侵占、截留挪用、虛報冒領、私存私分、克扣索要、騙套資金等違紀違法問題。堅決杜絕發放過程中的“跑冒滴漏”,保障資金及時、安全、足額落實到戶、發放到人。

在“清卡行動”中,被查處并開除公職的第一人叫盧國華。

2018年4月24日,會東縣召開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會議,專題部署地毯式“清卡行動”相關事宜。鐵柳鎮財政所副所長盧國華聞訊后慌了。

就在幾天前,“清卡行動”成員單位涼山州審計局到會東進行“一卡通”資金審計時,發現鐵柳鎮一農戶補貼數字極為不合理。

“這位村民有2012.40畝耕地,2017年補貼金額高達252193元,可能有問題。”審計人員指著材料說。

接到審計局反饋信息后,會東縣農牧局立即要求鐵柳鎮做出說明,同時向縣紀委監委移交了問題線索。縣紀委監委立即展開調查核實,于4月28日對盧國華進行立案調查,并采取了留置措施。

據調查,盧國華利用職務之便,按每戶10%的比例,擅自調減全鎮農戶耕地“地力保護補貼”面積,共2008.25畝,并將調減出來的面積全部劃到了自己親戚、鐵柳鎮紅花村一社農戶楊某名下。

楊某本人實際補貼面積只有4.15畝,經盧國華“調整”后,補貼面積“上浮”為2012.40畝,補貼金額高達25萬余元。

當年5月2日,盧國華受到開除公職處分,違法所得被收繳,并被移送司法機關。5月14日,會東縣紀委向群眾清退盧國華違法套取資金。

5個月的“清卡行動”,累計組織4萬多人次走村入戶、統計分析,核清發放的各類補貼卡738萬張,紀委立案585件,黨紀政紀處分468人,涉案資金3726萬元。

“通過‘清卡行動’,我們發現村組干部違紀違法現象嚴重,大部分屬于群眾身邊的‘微腐敗’。違規享受補貼、平均分配、挪作他用、代管代持、貪污侵占的現象突出。”張力說。

“扶貧、惠民政策之所以縮水走樣,信息不對稱是關鍵。我們第一步就是要提高知曉度。”會東縣紀委書記王建春說。

2018年5月1日,會東縣紀委組織編印下發了8萬余冊《會東縣強農惠農政策補貼告知書》,詳細公布了近三年來9個涉農部門牽頭實施的35類補助資金的補貼時間、補貼標準和補貼范圍。不僅在微信平臺同步發布,還將其內容錄制成音頻,在“村村響”廣播廣為宣傳。

在冕寧縣石龍鎮,鎮政府與縣移動公司協商建立了鎮政府短信平臺,及時公開惠農政策和補貼金額。

“過去我們搞政策宣傳主要靠掛橫幅、貼宣傳欄,有了短信平臺,鎮內3964戶農戶全覆蓋,政策全部精準傳達到人。”石龍鎮黨委書記熊偉一邊展示著手機短信一邊說。

“‘清卡行動’就是要讓群眾清楚,自己能夠享受補貼是黨和政府的關心,不是基層干部的施舍,通過行動增強群眾主人翁意識和維護合法權益意識,發揮好群眾監督作用。”喜德縣紀委書記李金智說。

地毯式的清查產生了強大的震懾效果。許多干部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,“清卡行動”倒逼了基層管黨治黨責任落實,切實喚醒了基層黨員干部的責任和法紀意識。

行動開展以來,涼山州1790名人員主動說清問題,退繳資金1903萬元。

“誰敢動扶貧資金,紀委監委就動誰!”在涼山喜德、冕寧、甘洛等縣采訪途中,隨處可見這樣的標語。

1571644476789338.png

2018年5月23日,會東縣鐵柳鎮工作入組入戶清理登記群眾“一卡通”受訪者供圖


打通脫貧攻堅中的“末梢堵塞”

2018年,在“清卡行動”醞釀之初,張力曾對記者感嘆,這將是一場“捅馬蜂窩”的行動。

截至目前,涼山州“清卡行動”共立案651件,結案496件,黨紀政務處分558人,移交司法25人。涉案金額7175萬元,清退追繳2314萬元,糾錯兌付滯留資金1.7億元。召開清退會27場,現場清退514萬元。

雖然“清卡行動”從涼山發端,但“一卡通”存在的問題并非當地獨有。

2018年6月,四川召開專題視頻會動員部署“一卡通”專項治理工作,標志著在涼山成功開展“清卡行動”積累經驗的基礎上,為期三個月的四川省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“一卡通”管理問題專項治理工作,正式拉開序幕。

同年8月,四川省紀委監委召開全省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“一卡通”管理問題專項治理工作會,提出要把“一卡通”變成“一卡統”,建立更加清爽的長效管理監督機制。涼山也成了“一卡統”三個試點市(州)之一。

2019年,涼山州繼續深化“一卡通”治理,推進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。目前,涼山已出臺了“一卡通”管理辦法,補貼資金代理銀行由過去的8家減少到2家,補貼資金由財政集中直發。

涼山州還在縣(市)一級設立了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監管中心,依托社保信息系統“金保工程”,開發建設了“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發放及監管平臺”。連接貫通鄉鎮、部門、國庫、銀行,讓補貼申報、審核、公示、發放、監管全過程平臺內封閉運行。

84歲的的莫呷呷,一手拿著過去的兩個存折和一張銀行卡,一手拿著將所有補貼歸攏到一起的社保卡,不停地感嘆“現在方便多了”。她將二代身份證放在“涼山州惠農惠民監管平臺”終端機上,資金發放情況立刻出現在屏幕上。

1571644564868133.png

日前,在喜德縣拉克鄉新村,84歲的的莫呷呷展示手中的存折、銀行卡以及將所有補貼歸攏到一起的社保卡(吳光于? 攝)


新村村委會前的告示欄里,張貼著喜德縣惠民惠農補貼資金管理辦法,農機具購置補貼、草原禁牧補助等共41項惠民惠農補貼資金,一目了然。村里還對享受各項補貼的人員名單進行公示。

“以前卡太多了,分不清哪張卡啥子錢,都交在村干部手里。今年辦了社保卡直接就領到錢了,準備拿去買化肥!”6月24日,昭覺縣比爾鄉阿碩古普村60歲的吉俄阿都,拿著剛剛取到的157.5元草原補貼滿意地說。

1571646674408698.jpg

2018年10月28日,四川省涼山州金陽縣土溝鄉吉爾村村民石一木爾尾(左一)領到清退的彝家新寨建設補助受訪者供圖


截至目前,涼山17個縣市的“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發放及監管平臺”已累計發放補貼資金36項、9.7億余元,惠及農戶40余萬戶。通過“一卡統”,“一卡通”變成了真正的惠民卡、幸福卡。

從亂到治,“清卡行動”打通了脫貧攻堅中的“末梢堵塞”,對基層腐敗問題線索進行“大起底”,在脫貧攻堅中贏得了民心。

但是,需要“清卡”的,絕不僅是四川。基層虛報冒領、私分截留、代管代取補貼資金等諸多扶貧領域亂象具有全國普遍性,亟須采取有效手段,加強“一卡通”監管,嚴防扶貧成果在“最后一公里”被啃食。

許多干部群眾呼吁,減少發放補貼的代理銀行、簡化兌付環節是切實保障扶貧惠農資金發放到位的關鍵。但資金發放流程優化、減少發放補貼的銀行勢必觸及一些部門和金融機構的利益,唯有構建黨委統一領導、部門各負其責、各方協作配合的工作機制,才能高效推進。

扶貧惠農補貼涉及項目多、資金多,各級各部門多方監督各自為政,缺乏監管專責機構,難以形成監督合力,整合勢在必行。

基層普遍反映,對此地方層面有心無力,徹底規范尚需加強頂層設計改革,期待中央有關部門在整合補貼種類項目和完善財政體系上下功夫。(作者:吳光于)

編輯人員:張彬

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码